使用帮助 | 联系电话:400-880-0256 0769-23037585 21686281
字体大小:返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公告中心 > 科技动态 > 埃博拉经济学

埃博拉经济学

作者:admin 发表于:2014-08-20 点击:866  保护视力色:
本文来自“科学美国人”中文版《环球科学》http://www.huanqiukexue.com/html/newqqkj/newsm/2014/0820/24731.html

人类第一次发现埃博拉出血热这种致命传染病是在1976年。自理查德?普雷斯顿(Richard Preston)出版《高危地带》(The Hot Zone)一书后,20来年来,埃博拉出血热一直在公众脑海中挥之不去。但那时,人类始终没有发现任何药物可以有效治疗这种疾病。

  

图片来源:克里斯托夫?尼曼(ChristophNiemann)

 

目前,埃博拉病毒作为世界最致命的病毒之一,正在西非大肆猖獗,我们同样没有任何有效的武器能够阻止这一病毒的扩散(两名美国患者此前接受了实验性药物治疗,身体状态有所好转,但其药物储备已经告罄)。缺乏有效的治疗手段实在令人忧心忡忡,但考虑到药物开发的资助方式,其前景还是可以预测的。

 

当制药公司决定将研发经费投资于何种药物时,他们理所当然会去评估备选药物的潜在市场价值。这意味着(1)制药公司因会根据影响富人(尤其是发达国家的人)健康的疾病开发药物,因为那些人能够承担巨额的医药费用;(2)制药公司会根据消费者的数量生产药物;(3)制药公司会根据人们长时间定期服用的药物(如他汀类药物)进行生产。因为他们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盈利。

 

这一制药体系合理地解释了为什么西方人能得到他们想要的药物(虽然往往是以高价买进)。但同时也导致了某些疾病和药物大量的投资不足问题。那些主要影响贫困国家的穷人们的疾病并不是药物研究的优先选择,因为当地市场不太可能为制药公司提供丰厚的利润回报。所以,即便疟疾、肺结核加起来每年会导致两百万人送命,但类似的疾病在制药公司眼中,不及高胆固醇的研究价值大,因此得到的关注就会少许多。接着是查加斯病(又称美洲锥虫病,属人兽共患病。锥蝽叮咬受害者后,锥虫进入血液,最终在心脏中繁殖,导致感染者猝死,故又被称为“美洲新艾滋病”)、登革热(登革病毒经蚊媒传播引起的急性虫媒传染病,是东南亚地区儿童死亡的主要原因之一)等疾病,世界卫生组织称之为“被忽视的热带病”。每年感染这些疾病的人口超过一亿,死亡人数高达五十万人。一项研究发现,1975-2004年上市的1500多种药品中,只有10种药品是针对这些热带疾病的。当某一疾病的受害者既穷,数量又不多时,那就是典型的祸不单行。从这两项指标来看,研发治疗埃博拉病毒的药物看起来像是一项无利可图的投资:迄今为止,埃博拉病毒只出现在了少数贫困国家(几内亚、利比里亚和塞拉利昂),而且感染人数相对较少。

 

然而,制药公司的这一体系不仅仅会严重影响发展中国家。最近几年,抗药性微生物的崛起使得抗生素的药效减弱,增加了传染病失控的风险。卫生官员们一致认为,西方人需要的是可以留作预备、以防传染病爆发的新药,而普通的抗生素无法抑制新传染病的肆掠。不过,过去30年来的新抗生素供应速度相当缓慢。凯文?奥特森(Kevin Outterson)是波斯顿大学卫生法项目的联合主任,也是疾病防治中心(Centersfor Disease Control,CDC)研究抗生物抗药性工作小组的创建成员之一。他告诉我说:“抗生素抗药性(antibiotic resistance)有可能改变和让我们生活方式相关的一切事物,因此我们需要加快新药研发和供应。

 

问题又再次回到商业模式上。如果制药公司确实研发出一种药效强大的新抗生素,我们却不希望这种抗生素在病人身上广泛使用,因为新抗生素只会推迟抗药性。“公共卫生官员将会尽可能地适时限制新药的销售,”奥特森说道:公共卫生政策良好,投资前景却令人堪忧。

 

所以,我们怎样可以在不通过制药行业的渠道下,获取我们所需的药物呢?问题关键在于回报那些为公共卫生做出巨大贡献的公司,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提供奖励。奥特森描述了一个方案:“政府向制药公司支付(大笔)款项,制药公司则以放弃药物销售权作为交换条件。”如此一来,制药公司可以获得报酬,省去推广新药物的所有费用,新药品也可以造福全社会。当然,公共卫生官员将会控制新药的推广和使用。

 

提供奖励并不是个新主意——18世纪,英国政府通过这种方法成功发现了一种在海上测量经度的办法。但在过去几十年里,这一激励手段变得越发平常,私人太空飞行革新、饮用水除砷过滤器等创新都会得到奖励。奥巴马政府在这方面尤为积极,针对一系列技术突破设置的奖励超过了155项。不管是左派经济学家,还是右派经济学家,他们都一致认为这是一种鼓励创新的有效办法。这种办法也十分经济合算,因为只有产品奏效,你才会为此掏钱。此外,这些奖励相当适用于鼓励公共产品投资,如抗生素、疫苗。在这些领域,只有产品使用者才能体现创新的益处(当然,如果你们家人接种了疫苗,我们家人也会更安全)。这些奖励依赖于现有的基础设施。用经济术语来说,它们通过将研究队伍“拉入”被忽视领域来控制市场力量。

 

奖励系统的预付成本颇高——美国食品及药物管理局(FDA)委托的最近一份报告估算,一种有效的新抗生素成本约为10亿美元(包括税收在内)。但我们可以通过研发所需药物和采取未来疾病预防措施拯救成千上万人的性命。而替代系统则相当残忍:即当涉及某些危及人们性命的疾病时,这一体系只会导致血流成河,哀鸿遍野。(撰文:詹姆斯?索罗维基(James Surowiecki)  翻译:易小又)

 

原文链接:http://www.newyorker.com/magazine/2014/08/25/ebolanomics


 青春就应该这样绽放  游戏测试:三国时期谁是你最好的兄弟!!  你不得不信的星座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