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帮助 | 联系电话:400-880-0256 0769-23037585 21686281

东莞科技企业孵化器沉思录

作者:admin 发表于:2014-08-20 点击:857  保护视力色:

2012年初,周敏进入中盈环科节能科技(东莞)有限公司(下称“中盈环科”)时并没有想到,一年不到,中盈环科就成为拥有13项专利并和国外大学共建研究中心的科技企业。

这种变化是从中盈环科进驻东莞高盛科技园区开始的。在园区这个孵化器里,中盈环科享受到租金补贴、科技政策培训、专利申请支持和风投资金对接等服务。

到2013年底,东莞共有13个经评定的科技企业孵化器,其中4个为国家级。超700家在孵企业大多数均从小微科技企业起步,在孵化器提供的金融、人才等服务支持下发展迅速。目前已有148家企业和中盈环科一样破壳而出,成为东莞转型升级的主力军。

不过,并非所有企业都如中盈环科般幸运,和国内一些兄弟城市政策相比,东莞科技企业孵化器也面临物业产权不能分割、孵化器专业人才缺乏等问题。

孵化企业 “蹒跚学步”到“健步如飞”

7月23日,一场盛大的签约仪式在东莞康帝国际酒店举行。60余家高新技术企业签约入驻东莞联科国际信息产业园和松山湖国际金融创新园两个孵化园区,前者主要孵化高端信息产业,后者重点打造金融孵化样板。

据不完全统计,东莞类似孵化器或具备孵化器功能的园区已有数十家,入园企业达数千家,孵化器成为小微科技企业成长的温床。

王磊是东莞市联讯系统科技有限公司(下称“联讯”)总经理,其公司主要从事物联网、智能家电解决方案等研究。

两年前,王磊和朋友一起创办了联讯,并进驻东莞天安数码城。当时,天安数码城采取物业入股方式,为联讯提供了上百平方米的办公场地。天安数码城董事总经理何文和园区其他企业联合投资数十万元,作为启动资金。

王磊说,进驻孵化器不但节省了办公场地经费,还获得了启动资金,更重要的是得到孵化器创业导师团队支持,这对于刚刚起步的联讯来说无异“雪中送炭”。

目前,联讯还在孵化中,但2013年营业额已超过300万元,明年预计将超过千万元,注册资金从55万元扩大到500万元。盘子大了,联讯的办公场地也将扩大到400多平方米。

东莞市科技企业孵化协会秘书长李开蔓说,孵化器往往是科技园区里的“特区”。符合条件的入驻企业可以享受政府租金补贴。企业进驻孵化器一段时间后,不管成熟与否都将搬离,以便将资源留给新企业。

中科院云计算中心副主任李俊杰说,中心的“智慧云区”是东莞首个“云”企业和科研团队聚集区。园区实行循环招商的模式。入园的项目成熟一个,转移一个,所有项目只能在园区呆3—6个月,最长为一年。这是为了让“智慧云区”能真正起到孵化器、加速器的作用,最大限度地利用中科院相关的辐射带动能力。

李开蔓说,除了生活、物业配套外,孵化器还能提供辅导、资金等便利,这也正是初创企业所必需的。

东莞高盛科技园探索设立了一套完整的企业孵化运行机制:南城街道办事处给予入孵科技型企业相应扶持政策作为引导,高盛运营服务中心搭建全方位的孵化服务体系,并成立独立的种子基金和创投基金,为入孵企业提供科技金融服务,共享企业成长的收益。

高盛科技园运营服务中心主任程玉清说,为了帮助入园企业尽快“毕业”,园区为企业提供科技项目申报、电商平台、招聘培训、风投融资和创投等一体化完整的孵化链条。

不仅如此,高盛科技园区还建立了一套从“入园”到“毕业”的完整孵化机制,在入园之初有筛选机制,主要是对创业项目和科技项目进行筛选,在培育阶段有苗圃培育和科技企业培育,而在“毕业”阶段,园区还会进行股权式跟踪和无股权式跟踪,并进行“二次孵化”。

“我们不单单只做孵化器,还要做加速器。”程玉清说,企业毕业后,园区会通过投资股权等方式进行“二次孵化”,未来还考虑创办产业园,完善“苗圃——孵化器——加速器——产业园”创业孵化链条,构建“二次孵化”全方位服务体系。

科技企业孵化器成为东莞科技、金融、产业“三融合”的典型代表。每一个孵化器都设有种子基金和创业基金,多则上亿元,少的也有数千万元。此外,还有为数不少的自由投资者,进行科技项目的投资。如高盛科技园就和南城街道等单位共同设立了首期规模为1.5亿元的“南城科技创新基金”,天安数码城也有高达数亿元的创投基金。


孵化器 由政府主导到民资运营

正因为孵化器对初创期的科技企业意义重大,而科技企业被认为是东莞转型升级的生力军和主力军,东莞一直高度重视科技企业孵化器的发展。

无论是政策导向还是运行实际,东莞科技企业孵化器已经从最初的政府主导,转向民营资本介入,市场化运作。

今年,东莞市委“一号文”中多处提及对科技企业和孵化器的支持,如东莞将推进国家促进科技和金融结合试点市建设,完善中小微企业综合服务体系,优化科技型、高成长型中小企业发展环境。

“一号文”中专门用一个章节论述“加快推进科技体制改革”。其中提出,打造政府、企业、投融资金融机构共同参与的科技金融服务平台,为处于不同发展周期的科技型企业提供全程化、专业化的科技金融综合服务。同时,加大科技服务配套建设,鼓励和引导社会资本高标准建设科技企业孵化器、加速器、产业孵化园等科技创业服务载体,为中小微企业科技成果转化提供产业用房和项目资金、创业辅导、品牌创建、人才培训等“一站式”支援服务。

东莞早期的孵化器项目主要是由政府主导建设,比如说东莞松山湖高新技术创业服务中心,就是东莞市政府实施科教兴市和人才强市战略,吸引海外留学人员及全国高层次人才来莞创业的重要平台。

2009年起,东莞开始尝试由市场主导的民营孵化器建设。2010年,东莞民营企业东莞市高盛集团公司投资建设了高盛科技园,随后东莞天安数码城有限公司投资兴建了东莞天安数码城。

经过数年的发展,截至去年底,东莞经科技部门认定的科技企业孵化器有13家,在孵企业703家。其中国家级企业孵化器4家,数量居全省地级市第一。孵化器对小微科技企业的孵化作用十分明显,仅去年,在孵企业总收入接近20亿元,申请专利2326项,批准1695项,其中发明专利574项。这一数据远超全市平均水平。

东莞还在去年3月成立东莞市科技企业孵化协会。李开蔓说,协会一面孵化科技企业,一面辅导科技企业孵化器。协会成立以来,已成功辅导6个孵化器。目前协会共有45个孵化器企业(包括没有经科技部门认定,但是提供孵化服务的机构)。从2013年到现在,上述45个孵化器少的培育了60—70个科技创业项目,多的有100多个,累计培育了约3000个。

李开蔓说,孵化器基本集中在南城、松山湖和东城。目前,东莞市科技局正在大力推进科技孵化器建设,争取到今年年底,每个镇街都有一个科技孵化器。

今年8月8日,市政府网站公布《东莞市建设金融、科技、产业融合创新综合试验区责任分工表》。其中明确提出,要加快科技成果转化孵化载体建设,力争镇街科技企业孵化器(加速器)全覆盖。同时,引导推动科技服务机构进驻重点科技企业孵化器。东莞将以民营企业为主体开展建设运营,以“土地资本、金融资本、产业资本”有机融合的形式推进各类科技项目转化、科技企业承接载体的建设。同时,重点通过“民办公助”等方式,加快建设一批定位明确、功能完善的科技企业孵化器和加速器,力争镇街科技企业孵化器(加速器)全覆盖。

目前,东莞正处在转型升级的关键时期,大量传统制造企业和创业人才纷纷涌入战略新兴领域。东莞有近万家科技型企业,在资金和管理上都很欠缺。所以科技企业孵化器发展好了,将成为东莞加强技术创新、区域创新体系和科技服务体系建设的重要支撑、东莞科技型企业成长的摇篮。

成效

截至2013年底,东莞经科技部门认定的科技企业孵化器有13家,在孵企业703家。其中国家级企业孵化器4家,数量居全省地级市第一。孵化器对小微科技企业的孵化作用十分明显,仅2013年,在孵企业总收入接近20亿元,申请专利2326项,批准1695项,其中发明专利574项。这一数据远超全市平均水平。

科技企业孵化器

以科技型中小企业为服务对象的科技创业服务机构。通过提供研发、生产、经营的场地,通讯、网络与办公等方面的共享设施,为入孵的科技型创业企业提供系统的培训和咨询,提供政策、管理、法律、财务、融资和市场推广等方面多渠道的支持。孵化器能降低创业企业的创业风险和创业成本,提高企业的成活率和成功率,为社会培养成功的科技企业和企业家。

观点

清华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戴猷元:

园区应该主动服务,创造需求,服务应该以需求为导向。需求导向有三个层次,首先是被动需求,也就是要提供基础服务,做到有求必应,其次是适应需求,开展定制服务,实现差异化优势。最后是创造需求,介入核心业务,共同开拓企业新的“蓝海”。在运营上,园区应该保持服务性收益,扩大经营性内容,开展租赁性业务,联营投资性项目,争取政策性支持。

中关村东升科技园副总经理颜海军:

科技园区要做科技企业的服务商,打造全产业链服务模式。应该有两套服务体系,首先是基础服务体系,要能够为客户提供物业服务、生活配套、商务配套等,其次是科技服务体系,要能为客户提供人才、资本、技术、政策、市场等。

困局

人才、产权瓶颈 亟待破解

科技企业孵化器镇街全覆盖的愿望是美好的,但实际建设中也面临不少困难。人才、产权瓶颈显得尤为突出。

导师团队对企业发展的作用是显而易见的。如高盛科技园就邀请清华大学工研院戴猷元作为孵化器首席导师,定期为孵化器企业家指导培训。东莞市钜大电子有限公司2010年入驻高盛科技园,2013年3月“毕业”。在企业由入驻到毕业的过程中,通过戴猷元的创业辅导,钜大电子从移动电源的技术研发,提升到移动电源国家标准的制定,再进一步提升公司发展的顶层设计,都获得了戴猷元的悉心指导。园区通过科技金融服务平台,为企业提供多方位的融资服务,成功帮助园区企业在深圳前海股权交易中心挂牌交易。

李开蔓认为,孵化器进入东莞已经近10年,但是东莞孵化器总体上从业人员仍然不足,而且缺乏经验。“这需要政府提供相关的政策支持,帮助从孵化器发展比较成熟的城市吸引人才。”还有孵化器虽然成立有导师团队,但发挥作用仍显不够。

制约东莞孵化器建设的最大原因是孵化器产权不能分割,这或许是东莞孵化器建设的最大瓶颈。而在长三角、珠三角的兄弟城市,产权分割成为当地孵化器的优势所在。

目前,东莞很多孵化器属于租用旧厂房,建设单位没有产权。即使有的拥有产权,但受工业用地制约,也不能分割产权。

程玉清认为,产权不能分割对小微企业相当不利。因为大企业想建物业,可以买地皮自建,建设的物业又可以抵押贷款。而十几个人的小微企业建物业的话,需要面积小,建设开发成本过高。“建立可以分割的产权制度显得极为迫切。”

李开蔓说,东莞孵化器的物业除东莞天安数码城外,只能租赁,没有独立产权。孵化器开放商的资金只能沉淀在物业里,运转效率不高。在物业有独立产权的孵化器中,企业可以用物业贷款。业主还可以出售物业,利用回笼资金对企业进行投资,资金利用效率很高。

所幸的是,东莞目前已经在进行这方面探索,并且已经取得一定的进展。接受采访的多位人士均希望这一政策能激励起社会资本投向孵化器建设的兴趣。使得科技企业孵化器成为东莞近万家科技企业成长的摇篮。(记者 戴双城 段思午 实习生 章翼翔 范楚云)